新闻分类
比如身体健康情况等因素进行调整
2018-06-09 07:31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本次首飞时长将为1.5小时左右,试飞员将首次评述飞机的操稳特性、起飞着陆性能、动力装置和驾驶设备等工作情况。

1 2 下一页

作为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喷气式干线客机,C919从外形到内部布局都是中国自己设计完成的,其中综合航电、气动力设计等六大技术水平都居世界前列。

C919首飞5人当中的机长名叫蔡俊,他目前是中国商飞试飞中心试飞员二中队的中队长,曾经是东航的飞行员,累计总飞行时间达到了1.03万小时。从工程模拟机到实机操作,蔡俊已经带领试飞团队经历了多次滑行,他对C919的性能有了更深的了解。在他看来,国产大飞机已经赶上了世界先进民用机的性能水平。“我觉得C919跟同级别的民用机如A320相比,非常接近,好开且性能好。”蔡俊说。

大范围应用新材料

确保首飞万无一失

C919采用了比波音737更为先进的全时全权限电传操纵系统和先进的主动控制技术。这种系统是高综合、高安全、高复杂度的关键机载系统之一,其中多项技术属于民用机研制的核心技术,也是美国政府明令禁止出口的技术。此外,新材料的大范围应用是C919的一大亮点。C919是先进材料首次在国产民用机的大规模应用,其中第三代铝锂合金材料、先进复合材料在C919机体结构用量分别达到8.8%、12%;钛合金和其他铝合金的用量也分别达到了9.3%和18%。另外,机舱内部将首次启用芳砜纶纤维制作椅罩、门帘,将使得飞机总重量减少30公斤以上,每架飞机能够节省超万元成本。

观察员钱进也是一名经验丰富的老飞行员,他有近40年的飞行生涯经验,先后飞过近20种机型。“观察员是飞行员的第三只眼睛,或者说是又一道安全防火墙。”试飞中,钱进将在驾驶舱对试飞员和副驾驶进行指导和观察。“我希望C919这款飞机真正成为承载着中国梦,飞得更高、飞得更远、飞得更安全,马会开开奖结果直播。”钱进说。

在首飞时,一般会安排伴飞飞机跟飞观测,C919首飞时,也将由搭载了技术人员和记者的东航公务机公司的B?3293号莱格赛650公务机“陪同”。它的任务是在空中对首飞飞机进行实时观测、记录飞行数据、拍摄照片和视频,全力保证飞机在首飞过程中的安全。一旦出现任何问题,伴飞飞机的机组人员将立即向首飞飞机的机组人员发出警告,向地面管控人员报告,并引导首飞飞机安全降落。此外,伴飞飞机还将监测首飞的空中环境,确保不会有其他飞机闯入首飞的飞行线路,并杜绝任何窃密的隐患。

中国商飞试飞中心试飞工程部部长由立岩介绍,飞机的首飞即指一架新制造的飞机首次离地飞行。每一架飞机均有首飞,但一个新型号飞机的首飞更有其特殊意义。它既是由设想变图纸、图纸变实物、实物能飞行等一系列工作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,又是新型号由静止到运动的转折点和新型号诞生的一个重要里程碑。

在C919的研制过程中,研制人员共规划了102项关键技术攻关,包括飞机发动机一体化设计、电传飞控系统控制律设计、主动控制技术等。机体结构件方面,54家标准件制造商成为大型客机项目的供应商或潜在供应商,国产化率较高。中航工业集团承担了C919大部件的主要制造任务。机头由成飞公司制造,前机身和中后机身由洪都集团制造,机翼由西飞公司制造,后机身和垂尾由沈飞公司制造,前、主起舱门由哈飞公司制造。

将有“小跟班”伴飞

每一型飞机的首飞,其实都存在着不确定性。但是经过严格的训练和细致的准备,蔡俊表示,虽然压力不小,但他对中国新一代大型客机完成首飞充满信心。

我国首次按照国际标准研制、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大型客机C919将于5月5日在上海浦东机场进行首飞,综合天气因素考虑,首飞时间或定在下午2时。5月4日,中国商飞官方正式公布了参与此次C919首飞的5人团队。其中包括1名机长、1名副驾驶、1名观察员与2名工程师。

一半以上部件国产

首飞时长约1.5小时

●南方网全媒体记者 刘倩 发自上海

C919大型客机副总设计师周贵荣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目前C919整体国产化率可以达到50%以上,其中包括国内企业和国内外合资企业在国内的本土化生产。

C919的首飞机组5月4日也正式亮相,分别是1名机长、1名副驾驶、1名观察员与2名工程师。他们通过了理论、实践等一系列综合测试和从评估,从20多人的备选队伍中脱颖而出。此外,首飞任务艰巨,必须确保万无一失,事先确定的首飞机组,也可能因为当天试飞员的各方面状态,比如身体健康情况等因素进行调整。因此,C919首飞机组团队,在“首发”的5人队伍之外,还准备了一支强大的“替补团队”。

专家介绍,首飞时一般不收起落架。在首飞时,不收起落架是正常的,因为首飞更突出的是仪式感,并不需要体现性能,只是为了让大家知道飞机能安全起降。“整个过程安全是第一位的。所以,像首飞这样短时间的飞行流程,起落架不收没问题。而且,不收起落架还能防止出现收了放不下的情况,另外还可以测试起落架放下构型时的飞行性能。”由立岩表示。

首飞机组机长蔡俊和副驾驶吴鑫,他们在首飞前已经进行了多次滑行。王新帅 摄

备有强大“替补团队”